也没带什么货物

2021-01-05 20:33

平安北京官微昨天下午6点称,1月29日9时许,位于南三环木樨园桥附近的百荣世贸商城冒出黑烟。目前火情已经得到控制,无人员伤亡。经全力调查,已经确认系一起人为放火案件。警方通过工作,迅速锁定韩某(男,16岁,系百荣世贸商城内一商店员工)有重大作案嫌疑,并于当日12时许将其抓获。经初步审查,嫌疑人为了追求刺激,在百荣世贸商城仓库内用打火机将纸箱点燃,引发火情。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据了解,前天上午9点49分,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,东城区永外大街101号百荣世贸商城冒烟。昨天下午2点15分,北京消防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火情得到控制。而昨天晚上9点49分,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现场扑救工作尚未结束,百荣商城的阴火还未完全扑灭。

昨天,北青报记者来到位于南三环木樨园桥西北方向的百荣世贸商城,该商城二期共8层。北青报记者看到,百荣商城已经封锁,从正南方向遥看商城内部烟雾氤氲,朦胧一片。在百荣商城西侧紧邻小区内,北青报记者看到,百荣二期西面北侧的7层、8层玻璃外冒出滚滚浓烟,已经有四扇玻璃被彻底烧毁,附近外墙被熏得漆黑一片。此外,附近几乎所有窗户都已经打开,有些窗户甚至被打碎。商场下有多辆消防车,并有两架云梯已经伸至楼顶,并将消防员运送上去。

“看样子要停业很久,”几位商家说,百荣已经通知商户无限期停业。

浓浓的白烟随风飘向商城南边,围观的市民纷纷拉高衣服领子,把鼻子藏到了衣服里。百荣商城附近街道,平时都开门迎客的小型店铺昨天都紧闭大门,“毒气太大了,你看看这黑烟。”店主希望大火能够尽快扑灭,他好打开大门,敞敞亮亮的做生意。

从前天上午开始到记者发稿时为止,消防队员持续作业30多个小时。在凛冽的寒风中,这些年轻的小伙子是怎样完成自己的使命的呢?下面的图片记录了他们的艰辛。

此外,昨天中午12点,警方将纵火嫌疑人,16岁的韩某抓获。警方称韩某为了追求刺激,用打火机将商城仓库内纸箱点燃,引发火情。

在百荣商城南门,一些激动的商家试图“抢救”自己的货物。一位商家雇了三轮车准备进入戒严区,却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,商家表示自己是商户,进去一下马上就出来,但被工作人员严词拒绝。“这几天生意刚开始好点,每天能卖几千块钱,这么一着火,全完了!”他无奈地说。

据附近小区的李大爷回忆,前天早上10点左右商城7层仓库开始向外冒烟,火势一直不减,前天晚上消防队已经动用了云梯。他说,商城的玻璃窗是消防员砸破的,“烟被闷在里面冒不出来,火越来越大,消防员就把窗户都砸破了,烟出来了,火才稍微缓了缓。”据李大爷观察,相较前天,昨日的火势已经有所缓解。

前天上午9点49分,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,东城区永外大街101号百荣世贸商城冒烟。指挥中心共调派22个中队70部消防车到场处置。昨天下午2点15分,北京消防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火情得到控制。但截止到昨天晚上9点49分,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救火仍在继续,百荣商城阴火尚未扑灭。

昨天下午,滚滚浓烟依旧从百荣商城二期西侧的窗户外冒出,这一幕已经持续了29个小时。

“估计得损失上亿,”一位商户说,商城一到六层都是出售衣服、皮具、玩具以及日用百货,七层和八层是上千名商家的仓库。有些商家在仓库里囤积了上百万的货,最少的也有几十万。他说,新年将至,不少市民准备购买年货,因此商城商户都进了大批的货物,此外由于年后工厂开工都较晚,不少商家选择囤积货物供年后销售。

昨天下午,冒烟点的烟雾浓度不断变化,有些窗户时而向外喷出滚滚浓雾,时而又“偃旗息鼓”,仅有阵阵轻烟飘出,最多时共有六扇窗户向外冒烟。由于近日气温较低,不少窗户外壁边缘的水渍已经冻结成冰,有扇窗户外还结成了厚厚的冰凌。下午,在阳光的直接照射下,一些冰层开始融化,冰水顺着建筑西侧外壁向下流淌。

“今天火小了,前天不仅西边,东边的烟也大着呢。”一位商家回忆,前天晚上东侧窗户内也向外冒出浓烟。“恐怕仓库是烧穿了,从西侧烧到东侧。”

据了解,由于内攻难度较大,昨天,消防部门在此之外还采取了外部强攻的策略扑救,根据应出水枪的位置,在楼顶凿出了9个圆洞,用水枪通过圆洞直接向内喷水,对8层的火势进行了有效控制,同时,出动两部高喷消防车,高点出水,通过窗户向7、8层库房内部直接喷水。据悉,截至昨天傍晚,消防部门共调派了22个中队70部消防车到场处置,火情已被控制住,但现场清理仍在进行中。文/本报记者 李宁

昨天下午,北青报记者从消防部门了解到,此次百荣仓库火灾扑救时间特别长的主要原因是,阴燃着火部位中心区域虽然始终没有蹿出明火,但由于温度太高,不易靠近,一名消防员的头盔面罩竟被瞬间烤化,幸亏撤离及时没有受伤。而且,着火的7、8两层均为库房,纺织品等易燃可燃物堆垛既多又密,不便于对付这类火灾通常采取的翻垛、摊平、浇灭等系列操作,堆垛内部温度不断升高,使得本来已经熄灭的表面部分容易发生死灰复燃。

据介绍,对于大面积的仓库火灾,消防部门在清理现场时一般都会协调工程车参与,用铲车将库内存货直接铲出在空地上摊平,然后再用水枪彻底浇透,即可防止死灰复燃,而此次百荣火灾现场没有多余的大面积空地,而且楼层也高,不具备进行迅速有效的翻垛操作条件,消防官兵只能用相应钩耙工具将堆垛一层层翻开并浇灭。

商户刘先生在附近小区内蹬着梯子遥望着自己7层的仓库,他说,平时大厦都是6点多开门,前天上午9点左右,他在自己位于一层的商铺处闻到一股臭味。接近10点,商场管理方派人前来清场,称有火灾发生。“当时哪想到这火这么大,”他说,当时一楼除了轻微的臭味外,没有发觉任何起火迹象,他以为火势并不大,也没带什么货物,就空手离开了商场。刘先生就住在百荣附近的小区,推开窗户就能够看到起火点。前天晚上,他一直在家中注视着火场。“我的货物价值几十万。”他说,货物就算万幸逃过了烈火,也有可能遭受到水浸和烟熏。“估计这一年是白干了。”

“一晚上都没睡好,”刘先生说,他几乎一夜未眠,昨天睡醒后便再度前来观察火势。“火太大了,又都是易燃品,消防员都暂时无法扑灭,我也别操心了,”刘先生观察了一会儿,转身离开现场。 本组文/本报记者 杨琳 实习记者 金叶(除署名外)

由于火场内部高温,环境封闭,现场内攻必须双倍兵力投入,一路人携带水枪强攻控火,另外一路人则在后方用水枪保护主攻队员,使主攻队员全身都能在水雾保护之下,这种作战方式对于主攻手来说,体力消耗远比平时要大,况且是在冬天,凉水直接打在身上肯定不好受。昨天就有一名参战消防员从主攻位置撤下来后,由于体力消耗过大,发生虚脱,被现场急救车送往附近医院接受治疗。